插口视频|丝足视频_av电影_狠狠撸狠狠爱_骚B色欲网_色和尚2019最新亚洲

老牛吃嫩草家里三个娇嫩儿媳妇遭遇淫棍213


  老扒55岁,妻早丧,和三个儿子轮流住,三个儿子已婚,大儿媳张敏26岁,二儿媳25岁叫陈法蓉,三儿媳叫陈红23岁,三个儿媳妇都娇媚动人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老扒看着她们经常jī巴竖立,真想抱住她们好好肏一肏,可她们正经的样子让他……今天老扒得知大儿子要出差两个月,便借了几本公公和儿媳偷情的淫秽光盘回家,放在显眼处,自己故意早出晚归,他发现光盘都被动过,一天老扒对张敏说要到老朋友家去玩中午不回了,他偷偷到楼下躲好,一会张敏提着篮子去买菜,老扒进屋躲在自己房间,打开电视,原来他在客厅装了微型摄像机。不久儿媳回来了,只见大儿媳进她卧房换了件白色透明的吊带短睡裙,里面什么也没穿,儿媳拿了本光盘放入影碟机,并把门反锁好左在沙发上,频幕出现一个丑陋老头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性交的淫秽画面,张敏这时把吊带拉下露出白嫩的大nǎi子,并把裙摆撩到腰间,露出粉嫩的骚Bī,她一手抚摸nǎi子一手抚摸骚Bī,老扒看得心头狂跳把自己衣裤脱光,边看频幕边搓着大jī巴,他忍住冲动过了10多分钟才打开房门,走到儿媳面前,张敏猛然看见公公光着身子站在面前,胯下的大jī巴怒挺着一跳一跳的,惊叫道:「公公…你…」老扒扑在儿媳身上:「骚媳妇…骚Bī是不是想要大jī巴了……让公公好好肏肏……」不由分说撑开儿媳白嫩的大腿,大guī头顺着yín水肏入儿媳妇的骚Bī。




  张敏叫道:「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妇」呀……啊……好痛……你的jī巴太大了……「张敏挣扎着想摆脱公公的大jī巴。




  老扒一手抓紧儿媳的双手,一手抓住儿媳一条白嫩的大腿大jī巴用力一顶肏进大半张敏:」啊……好痛公公。




  不要……我是你媳妇……你别……啊太大了……你放开我……「张敏扭动屁股想摆脱公公,老扒顺势拉出大jī巴再用力一顶终于全根尽入,老扒轻轻抽动大jī巴,一面制止儿媳挣扎一面伸舌舔吮儿媳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这样干了10多分钟张敏娇声呻吟着:」不要……公公……放开我……啊……好美……不……大jī巴……用力……不……你不能这样……「放弃了反抗。老扒见机改变招数,双手抱住儿媳的白嫩大屁股开始大力抽肏,肉与肉的撞击声,yín水」卜滋「声,老扒的淫笑声,儿媳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使整个客厅充满淫靡之声。」啊……好美……公公……别停……用力……媳妇要来了……啊……「张敏抱着公公的屁股来了第一次高氵朝,瘫软在沙发上,老扒感觉到儿媳的淫Bī来了高氵朝,忍住shè精冲动,抽出湿淋淋的大jī巴,张敏感到一阵。空虚,心里舍不得公公的大jī巴可又羞于出口,老扒淫笑着说:」媳妇……整么样……公公的大jī巴不错吧……「




  张敏从淫欲中清醒过来,想到被公公强奸,哭了起来,老扒坐到沙发上搂过儿媳妇抚摸着儿媳的大nǎi子说:」公公不好……你太美了……公公忍不住……来……看会电视「这时画面里那对翁媳正,用69式互相口叫,淫声不绝于耳,张敏脸一红想站起来离开公公的搂抱,却被老扒拉进怀里跌坐在公公的大腿上肥嫩的屁股贴着公公的大jī巴,心里一阵慌乱,老扒一手搓着一只大nǎi子,嘴舔着一只呆子,另一只手抚摸着儿媳的骚Bī,大jī巴还一跳一跳地敲打儿媳肥嫩的屁股,张敏受到如此挑逗,淫欲又起,呻吟着:」不要…公公……啊……不要再逗媳妇了……媳妇受不了了……「老扒让媳妇坐在沙发上仔细地看着这娇媚的儿媳妇,只见儿媳娇脸绯红红唇娇艳欲滴,睡裙卷到腰际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和大屁股,浑身洁白如雪,腋窝光滑无毛,白嫩的大腿根和稀疏的阴毛还粘着淫液,如玉般的小脚还穿着乳白色的高跟凉鞋,充满了性感,张敏见公公色眯样子,忙把裙摆拉到大腿,正想把吊装拉好时,老扒跪在儿媳面前撩起儿媳的裙摆双手把儿媳白嫩的大腿扒开举高,伸出舌头舔吮着儿媳的骚Bī,他先把四周的淫液舔干净,再把舌头伸进儿媳的骚Bī里搅动,张敏仅扭了几下屁股就任由公公淫弄,还把屁股向前靠了靠好让公公舔得更深,和丈夫结婚多年从没有互相口交过,没想到滋味还不错,嘴里呻吟:」好公公……不……坏公公……不要……你舔得儿媳好难受……媳妇好痒……啊……再进一点……好舒服…「张敏想反正被公公肏了,又有一个多礼拜没挨肏,干脆好好享受一下,就放松下来享受公公的口交,老扒感受到媳妇的变化,昂起粘满淫液的脸:」骚媳妇……你的淫液真好吃……又香又甜……看你的样子很享受啊……不过公公的jī巴也不错……你也要尝尝……「说着让儿媳侧躺在宽大的沙发上,自己也侧躺在儿媳身边,头对着儿媳的骚Bī,把大jī巴对着儿媳的嘴,头枕着儿媳一条腿,把儿媳另一条腿搭在肩头伸出舌头拼命舔吮儿媳的骚Bī,张敏看着公公湿淋淋还沾着淫液的大jī巴一股羞意涌上心头,结婚几年从没舔过男人的jī巴,想不到却要舔公公的jī巴,下体涌起的麻痒使她忍不住抓住公公的大jī巴放进嘴里舔吮起来,张敏闻着公公jī巴和着自己yín水的味道淫心大动骚Bī流出一股yín水,张敏先把公公的jī巴舔干净,再让jī巴在嘴里出入」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老扒含糊不清应道:」好……就这样……骚媳妇……公公舔得你舒服吗?」:」好公公……媳妇好舒服……你真会舔媳妇……啊。对「老扒说」来「




  拉起儿媳,躺到沙发上,头靠着沙发枕:」来……趴在公公身上。「张敏顺从地趴在公公身上,双脚靠在沙发枕边,抓起公公粗大的大jī巴又吸又舔,老扒也不示弱,对儿媳的骚Bī又搅又挖,翁媳极尽淫乱只能事,翁媳就这样互相口交了10多分钟,张敏是淫叫不断口里大jī巴……大jī巴公公……坏公公用力……舔死儿媳了等等。又来了一次高氵朝,淫液沾满公公的嘴。老扒也忍不住了,他拍拍儿媳的屁股:」来……让公公好好肏肏我骚媳妇的嫩Bī「张敏顺从地从公公身上爬起横躺在沙发上妩媚地看着公公:」坏jī巴公公……扒灰的坏公公……连儿媳妇都搞。




  「




  老扒淫笑说:」那么漂亮风骚性感的儿媳妇公公不玩玩可是天大的罪过「粗大的jī巴随着肏入儿媳又紧又窄的骚Bī。张敏忍不住淫叫:」公公……你的jī巴太大了……大jī巴公公……坏jī巴公公……轻点……儿媳受不了……好大……啊……好爽……大jī巴公公……你肏得媳妇好舒服……用力……再深点……嗯……大jī巴真好……公公你真会肏儿媳……儿媳让公公肏得好舒服……我的好大jī巴公公……肏死儿媳妇了……啊……啊……「




  老扒听着儿媳的淫声荡语大jī巴更加卖力地抽肏骚Bī,老扒把儿媳一双白嫩的腿扛在肩上,双手抱住儿媳白嫩的大屁股向自己的下体运送,疯狂地干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张敏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媚眼欲睡……浑身无力,一对雪白的大nǎi子随着公公的大力抽肏而晃荡,白嫩的大腿搭在公公的肩头无力地晃荡,肥美的大白屁股随着大鸡巴一上一下地摆动,一双白生生的嫩手紧紧搂住公公的屁股,一时间肉与肉的碰撞声……大jī巴肏入骚Bī」卜滋「声……老扒的淫笑声……儿媳妇的淫浪呻吟声充满客厅。张敏在公公的努力肏干下来了两次高氵朝骚Bī紧紧咬着公公的大jī巴,老扒差点忍不住shè精,他知道不能那么早shè精,他要让儿媳知道大jī巴的厉害让她臣服在在自己的胯下,以后好随时随地肏这美丽风骚的大儿媳。张敏这时被公公肏的差点昏迷:」公公……儿媳妇不行了……你怎么还不来……儿媳妇的好公公……大jī巴公公……真能肏Bī……真能肏媳妇……啊……啊……不行了……又来了……「张敏达到第三次高氵朝,无力地瘫软在公公怀里。老扒这时拉出大jī巴,对张敏说」骚媳妇……舒服吧……来……把睡裙脱了……更舒服的在后面……「




  说着把沾着淫液的睡裙从媳妇身上脱下张敏听见公公还要干,说道」你还要肏……坏公公……趁儿子不在家奸淫儿子的老婆……把儿媳妇肏得要死要活……「:」公公不肏你你哪有那么爽得直叫大jī巴公公老扒把儿媳的高跟凉靴脱下,嘴里啧啧赞道「媳妇……你的脚真美……又白又嫩……




  说着把儿媳白嫩的脚丫放进嘴里舔弄:」呜……我骚媳妇的脚丫好香大jī巴还不停磨擦儿媳的骚Bī。张敏被公公挑逗得淫心又起「嗯……公公……不要磨……媳妇好痒……jī巴好大好硬……扒灰公公……你的jī巴比你儿子要大得多……难怪媳妇被你肏得欲仙欲死……扒灰公公……媳妇想要公公的大jī巴……:」要公公的大jī巴干嘛要公公大jī巴肏媳妇的骚Bī……张敏抚摸着自己的大nǎi子娇媚地看着老扒。老扒淫笑着看着媳妇的娇躯,舔着儿媳白嫩脚丫,大jī巴肏入骚Bī,:




  「骚媳妇……公公的大jī巴来了……噢……小Bī真紧……夹得公公好舒服……」:




  「啊哟……公公……你的jī巴好大……小Bī让大jī巴肏烂了……用力肏……肏死儿媳算了……儿媳不要活了……让儿媳妇死在公公胯下算了……用力肏……肏死媳妇了……」:




  「公公可不能把骚媳妇肏死……不然以后就没媳妇肏了……」:「:




  阿蓉呢……她还不是你媳妇……你可以肏她……她比我还年轻漂亮……」「:公公有你就够了……」




  「:哼……提到阿蓉……jī巴涨得还要大些……阿蓉早晚要被你肏……」老扒挺着涨硬的大jī巴狠狠抽肏,张敏沉浸在翁媳乱伦交媾的淫欲当中,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和公公肏B,老扒这时抱着儿媳翻了个身,让儿媳跨坐在自己身上,张敏扶着公公的大jī巴对准嫩Bī坐下去,双手搂着公公,肥臀上下套弄着公公的大jī巴。老扒一手搂住儿媳肥美的大屁股,一手搓揉着儿媳丰满白嫩的大nǎi子,屁股配合儿媳肥臀的套弄向上顶,大jī巴全根进入嫩Bī,只剩两个大卵蛋在外晃动。张敏呻吟着「:公公……你好有力……大jī巴好猛……媳妇好美……好舒服……」




  就这样在你套我顶你来我往中过了10多分钟,老扒又要张敏伏在沙发上,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跪在沙发上翘起肥美的大白屁股,手撸着粗硬的大jī巴从后面肏入儿媳妇紧窄的嫩Bī,「:啊……啊……肏死儿媳妇了……大jī巴公公……真会肏媳妇……真是会肏媳妇的公公……扒灰公公……你怎么这么会肏儿媳妇……花样这么多……儿媳妇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你比你儿子强多了……以后媳妇天天让你肏……用力……啊……」老扒受儿媳的鼓励,更加卖力地抽肏大jī巴不得「:我的骚儿媳妇呀……我儿子不如公公吗……你这么欠干……让公公代他好好肏一肏他老婆……」双手用力揉捏儿媳的大nǎi子,挺动jī巴快速抽肏。直肏得张敏淫叫不断,肉与肉的撞击声……yín水抽动声……媳妇的淫荡呻吟声……公公的淫笑声再次充满客厅。




  张敏再次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只知道耸动着肥美的白屁股向后迎合公公大jī巴的抽肏「:公公……你真能干……媳妇又要来了……啊……大jī巴真好……」老扒也忍不住「:媳妇……公公也要来了……」双手抱紧媳妇的大屁股,张敏鼓起余力向后耸动屁股紧紧夹着公公的大jī巴,终于,老扒在无比的刺激中射出一股浓浓的jīng液,这股jīng液射了10多次才射完,而张敏也被公公的浓精浇得花心乱颤,yín水滚滚而出,达到高氵朝。




  两人互相搂抱亲吻着。




  咚咚……一阵敲门声,并传来悦耳的女声「:大嫂……开门……你怎么了?」愿来是老扒的二儿媳陈法蓉,她听说张敏一人在家,特地过来陪她。刚才敲门没人应,隐隐约约听见呻吟声,以为大嫂病了,哪想到是翁媳两在激烈肏Bī根本没听到,翁媳俩这时才听,到,顾不得浑身的汗水和淫液,冲忙穿起衣服,老扒走进自己的睡房,慌乱中张敏顾不得进卧房穿衣服,只把吊带睡裙穿上影碟机也没关就去开门。陈法蓉进屋说道「: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我刚才听到呻吟声,大嫂你病了么,怎么脸红红的」张敏:「没有,啊……我刚洗完澡……快坐」




  陈法蓉忽然看见电视还开着,画面里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在性交,少妇还「公公……大jī巴公公」叫个不停,淫秽的场面让陈法蓉娇脸羞得通红,笑着看着张敏道「大嫂……大哥不在……是不是想男人了……啊……这是公公和媳妇在偷情……」




  张敏忙把电视关了,让阿蓉坐在沙发上,自己去倒水阿蓉看着张敏说:「大嫂。你穿得这么性感,里面什么都没穿……小心啊……」




  「:你才要小心呢……穿得那么少……勾引男人啊:」阿蓉今天确实很性感,穿了一件黑色紧身的连衣吊带短裙,把白嫩的肌肤衬得更白,胸口开得很低,露出大半截白嫩的大nǎi子,大nǎi子把衣服撑成大圆弧形,两个rǔ头隐隐约约可见,圆圆翘翘的大屁股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腿上没穿丝袜,白嫩的大腿裸露着,洁白娇嫩的脚穿一双长带高根黑色凉鞋,黑色的鞋带顺着脚踝缠绕到小腿肚,白嫩的脚丫涂着粉红色的趾甲油,阿蓉丰满的娇躯充满了诱惑力,和张敏一样都成熟性感的风骚少妇。阿蓉坐了一会觉得屁股凉凉的,便用手摸了下只觉粘糊糊的,入鼻有股jīng液合着淫液的气味,阿蓉是过来人立刻明白了「:大嫂……公公在家吗?」




  「:吾……不知道……可能在吧……」「张敏吱呜着阿蓉看见张敏的样子想:难道大嫂和公公…:这时老扒走出来」:哦……原来是阿蓉啊……什么时侯来的……我刚睡起……阿敏……饭煮好了吗?」」:还没呢,我这就去。「说着翘着肥臀一扭一摆地走进厨房。老扒挨着二儿媳坐下」:阿蓉呀……好久没见了,你越来越漂亮了「」:公公你可真能睡,都12点了才起床……「这时张敏走出来」我出去买点好菜「说完换了衣服就出去了。阿蓉忙说我陪你也跟着走了。




  老扒无聊下走进卧房打开闭路电视,画面里竟出现了老扒和大儿媳张敏性交场面,原来摄像机把一切都拍下了,老扒看着jī巴又硬了起来,幻想着同时与两个儿媳妇作爱。老扒决定行动吃饭时老扒让媳妇喝放了迷药的可乐,自己喝了一瓶壮阳酒,。不久她俩人都觉头昏,摇摇晃晃一同倒在沙发上。老扒先把张敏衣裤脱光揉捏亲吻一番抱到她自己的房间,盖好赤裸裸的大儿媳后,才把二儿媳陈法蓉抱进自己的睡房,他把阿蓉丢到床上,把摄像机对准,脱了自己的衣裤露出大jī巴老扒先把阿蓉的吊带从肩头拉下,儿媳那两颗肥美白嫩的大nǎi子立刻蹦出原来没戴乳罩,老扒双手抓住儿媳的大nǎi子大力揉搓,嘴亲吻着儿媳娇艳的红唇,阿蓉在刺激下哼了几声,老扒挺着涨硬的jī巴趴在儿媳胯下,把裙摆撩到腰际露出粉嫩的大白屁股,接着把小小的黑色三角内裤从儿媳的屁股褪下,内裤从一条大腿脱出另一角还挂在另一条大腿处,老扒盯着儿媳白嫩的大屁股和粉嫩的淫Bī,jī巴更加涨硬,把儿媳大腿撑开举高,嘴对着儿媳的嫩Bī舔吮着,阿蓉虽昏迷对性刺激感应很大,嘴里呻吟着扭动屁股,yín水流出骚嫩的小Bī,老扒舔吃着儿媳流出的淫液,站起身把jī巴放在儿媳唇边,阿蓉迷糊中张开嘴任由公公的大jī巴在嘴里出入。只几下老扒就忍不住了,从媳妇嘴里拉出大jī巴伏在媳妇身上,把儿媳大腿扛在肩头,大jī巴对准嫩Bī,」卜滋「就进入一大半,轻轻拉出再用力一顶,大jī巴全根进入」:美人……儿媳妇……公公的大jī巴来啦……真紧「大jī巴用力抽肏起来,阿蓉在公公肏入时抬起屁股呻吟着」好美…「阿蓉昏迷中在公公胯下娇声呻吟,大腿无力地搭在公公肩头晃荡,小内裤也滑到大腿根处,老扒越肏越猛,不久就射出一股浓浓的jīng液,阿蓉被公公的jīng液浇灌的好舒服,娇躯一颤,yín水顺着公公的jīng液流出骚Bī。小小的内裤沾满粘粘的白色淫液。老扒抽出大jī巴,把儿媳的内裤脱下擦了几下jī巴上的淫液丢在一边,再把儿媳的吊带裙脱下,老扒双手搓着儿媳的大nǎi子,嘴含着儿媳粉红的rǔ头,老扒享受着儿媳娇美的肉体,嘴顺着大nǎi子移到小腹…大腿……骚Bī……舔着稀疏的阴毛,再把嫩Bī四周的淫液舔干净。再把儿媳的鞋带解开,舔吮着儿媳白嫩的小脚和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脚丫。陈法蓉象做了个梦,梦见一条大jī巴在狠狠地肏着自己的小嫩Bī,猛然间睁开眼,只见自己光着身子只有脚上还穿着高跟鞋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接着看见同样光着身子的公公跪在自己胯间,一条丑陋的jī巴软棉棉地搭在胯下,而公公此刻正举着自己的双脚舔吸自己的白嫩脚丫,阿蓉惊叫一声挣脱公公滚下床向门口跑,可慌乱中跌到地板上,老扒也没想到儿媳这么快就醒了,原来阿蓉只喝了一点可乐,药效很快就过了,呆了呆,见儿媳跌到,扑到她身上:」媳妇呀。刚才你没动静不过瘾,这下让公公好好过过瘾。「不顾儿媳的挣扎,扒开儿媳的大腿舔吸着搔Bī,一手还搓着半硬的jī巴,一会老扒的jī巴变得又粗又硬,顺着yín水肏入儿媳的嫩Bī,陈法蓉被公公的大jī巴再次肏入,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麻痒从下体涌向全身,心里虽然在抗拒,可身体却不听指挥扭动着迎接公公大jī巴的抽肏,并呻吟连连」不要…公公……我是你媳妇……啊……噢……好大……好硬……公公……你的jī巴太大了……轻点肏媳妇……媳妇受不了……不……不——要再肏媳妇了……求求你……大嫂会听见的「」:乖媳妇……既然你怕大嫂知道……就乖乖地让公公肏……不然我就说你色诱公公「陈法蓉想已经让行公公肏了,干脆让他肏个够,就说」:好吧……媳妇让你肏……不过以后不许再肏了……「老扒见媳妇松口,心想肏了再说,以后哪还由得你。」:好……怕只怕你尝了公公的大jī巴以后再也离不开公公了……嘿嘿……骚媳妇……好好享受公公的jī巴……公公保证你欲仙欲死……「说着挺着大jī巴快速抽肏着,双手把儿媳丰满白嫩的大nǎi子搓揉的变了形,并把儿媳娇美的大腿扛在肩头,耸动屁股狠狠肏着儿媳那粉嫩的美Bī,直肏得陈法蓉大声淫叫」:公公……大jī巴好厉害……肏死媳妇了……公公……把儿媳抱到床上再肏好不好……啊……媳妇受不了了「老扒听了也觉得跪在地板上肏Bī不舒服,就要儿媳抱紧自己,双手搂着儿媳的腰从地板站起,大jī巴仍旧在骚Bī里抽肏,一边抽肏一边慢慢向大床走去,陈法蓉双手紧紧抱住公公的脖子享受着大jī巴的抽肏,陈法蓉还是第一次让男人抱着边走边肏,尤其这个人又是公公,翁媳偷情的乱伦感和刺激性让法蓉欲拒还迎,为了让公公早点完事,法蓉耸动肥白滑嫩的大屁股迎接公公的抽肏,嘴里淫荡地呻吟着。老扒抱着儿媳妇边走边肏着,对儿媳的迎合非常满意」:骚媳妇……对公公叫大jī巴公公……公公的大jī巴不错吧……挨公公屌的滋味不错吧……比你老公如何「法蓉听公公说出这么下流的话,娇脸通红」




  :坏公公……强奸儿媳妇……会遭雷劈的……啊……我偏不说……「老扒肏得更猛,法蓉想拒觉却被公公的大jī巴肏得投降了,淫声大叫」:大jī巴公公……大jī巴丈夫……儿媳妇让公公的大jī巴肏死了。公公的jī巴好大……媳妇被公公肏得好舒服……挨公公的屌真好……公公……你的jī巴怎么这么大……真是会肏儿媳的好公公……媳妇好美……你的jī巴又粗又大又长又硬……又会肏儿媳妇的B……比你儿子强多了……公公你的屌肏得儿媳妇好爽……啊……嗯……老公……你老爸正在肏着你光溜溜的老婆……好舒服……「




  那你以后愿不愿意天天让公公肏……」




  「:愿意……媳妇以后天天让公公的大jī巴肏……」「:这可是你说的」。




  法蓉被老扒奸得欲仙欲死,老扒这时把儿媳放,在床边「:骚媳妇……来帮公公吹萧……」「:我不……呜……」




  法蓉刚想拒绝,却被公公捏开嘴,湿淋淋的大jī巴肏了进去,法蓉只好仰首含着公公的大jī巴吞吐着,一手抚摸公公的屁股,一手揉搓着公公的卵蛋,嘴里含着公公的大jī巴,把公公jī巴上沾着的淫液舔吸得干干净净,并用舌尖舔弄着公公的guī头和马眼,还不时舔吸公公的卵蛋,老琶被儿媳妇舔弄得差点shè精,可他毕竟是个肏B高手,很快稳住阵脚,让大jī巴在儿媳妇嘴里自由出入,倒是法蓉忍不住了,一边为公公吹萧,一边摸着骚Bī,并淫荡地望着公公,老扒从儿媳淫荡的眼神里明白了,一条腿站在地板上,一条腿跨过儿媳的头跪在床上,jī巴仍旧在儿媳嘴里出入,头伏在儿媳胯间,双手把儿媳白嫩的大腿扒开,伸出舌头就往儿媳骚Bī里钻,边舔着儿媳的yín水边淫笑「:骚媳妇……yín水真多……真香……好吃……骚媳妇呀……你可真会吹萧……吹得公公好舒服……公公舔得你怎么样?」




  「:公公……你的萧好大……媳妇吹的好辛苦……好公公你别肏这么进嘛……狠不得连卵蛋都肏进媳妇嘴里……噢……公公你好会舔媳妇……媳妇让公公舔得好舒服……」就这样你吹萧我舔B,一对淫翁荡媳换互相口交还夹杂着一片淫身荡笑和挑逗声。法蓉首先忍不住「:大jī巴公公……媳妇想要公公的大jī巴……」「:要大jī巴干嘛」「:肏Bī」




  「::肏谁的Bī」




  「:公公你坏…当然是肏媳妇的Bī」




  老扒这才掉转头挺着大jī巴肏入儿媳妇的小嫩Bī「:骚媳妇……公公的大jī巴来了……接屌」「濮滋」一声全根尽入,法蓉的嫩Bī被公公的大jī巴塞得满满的,两条白嫩的腿搭在公公肩头,耸动白嫩的屁股迎合着大jī巴抽肏「:公公……你真是儿媳的好公公……大jī巴公公……你真会肏儿媳……大jī巴怎么这么大……儿媳好爽……真是要命的公公……媳妇怎么会有这么能干的公公……大jī巴好会肏媳妇……会肏媳妇的大jī巴好公公……儿媳天天要公公的大jī巴肏啊……啊……好美……媳妇要来了……」法蓉一次次被公公肏得欲仙欲死浑身无力,只知道迎合公公的大jī巴再肏…再肏……老扒这时把儿媳高跟凉鞋脱下丢在床角,捧着儿媳散发着淡淡香气的娇美白嫩小脚闻着…舔着…吸着…下面的大jī巴用力抽肏,将儿媳妇送上一次又一次高氵朝。终于在儿媳妇又一次淫叫连连的高氵朝中老扒射出了一股隐忍多时的浓浓jīng液,把儿媳妇的骚Bī浇灌得满满的。




  翁媳俩满足地互相搂抱亲吻,法蓉用手搓着公公那从骚Bī里滑出的软棉棉的jī巴